主页 > 园区科技 >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2019年1月27日,WCBA全明星赛开幕,这本是一场并没有太多人关注的明星赛,却因为一支特殊球队的加入而变得不同。这支名叫叶沙的球队,被称作「一个人」的篮球队,五个人站在场上,却代表着一个人——叶沙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谁是叶沙?他并不是什幺篮球天才,也不是名将之后,只是一个普通的,热爱篮球的16岁少年,180cm左右的身高,稍显稚嫩的面庞,高鼻樑、单眼皮、浓密黑粗的眉毛。他此般年少的模样,却只定格在了16岁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2017年4月26日中午,叶沙因头痛打电话给父亲,父亲让其回家休息,但这竟成为了两人天人相隔前的最后通话。回到家的父亲见到的是已经晕倒的叶沙,紧急送往医院后,医生对病情并不乐观,4月27日的早上7点20分,叶沙正式被宣布脑死亡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,叶沙的父母达成共识,将叶沙的心脏、肝脏、肺脏、左右肾脏和左右角膜进行器官捐献。此举,换回来的是7人的重获健康。叶沙的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得以延续,如同臧克家那句诗所说——「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」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在WCBA全明星赛上,短短两分钟出场时间里,这支叶沙篮球队的队员,面对女篮明星球员并没有得到太多分数,但是这并不重要,他们站在赛场上就已经意义非凡。20号刘福、1号胡伟、7号颜晶、4号周斌、27号黄山,五个人站在一起,号码组成的2017年4月27日,是少年叶沙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。除此之外,这支球队还有另外一件16号球衣,代表着少年叶沙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这支球队的组建并不容易,为了推动器官捐献事业进一步发展,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精心组织策划了这支球队,受助的7人中,有5人同意组建球队并参加活动,但是我们无法苛责另外2人,反而是理解和尊重。毕竟,同意参加活动就意味着面向媒体和公众,隐私也有可能公之于众,这对于他们的影响不是我们旁人所能体会的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当我们明白了受助者参加意味着什幺,对于目前叶沙篮球队的5人,更加的尊敬。这支球队的成员,年龄最大的周斌54岁,最小的颜晶只有14岁,不同年龄、来自不同地方的五个人,因为一个人而产生了联繫,他们将叶沙的生命延续下去,同时也传递着关于奉献的精神。在组建球队之初,这五人就已经签订了自己的器官或遗体捐赠协议书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「我是叶沙,叶沙的肺」,这是20号刘福在他们之前拍摄的一段公益广告中的念白。49岁的他来自湖南涟源的农村,18岁起就辗转于各个矿井的刘福, 28岁就已经被确诊为尘肺病,在被这个病折磨长达20年左右后,肺移植是他活下去唯一的希望。在2015年妻子去世后,捐献妻子三个器官的2年后,他也得到了别人的捐献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「我是叶沙,叶沙的肾」,50岁的1号队员胡伟,父亲做过肾移植,母亲死于肾病,拥有家族病史的他也在2016年患上尿毒症,做透析的疼痛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但是叶沙让他重获健康,也摆脱了病痛的折磨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「我是叶沙,叶沙的眼睛」,这个14岁的小姑娘颜晶,因为叶沙得以让右眼重获光明,也更加自信、乐观。出生时,她的右眼就出现一个白色肿瘤,家人说那是「胎记」,她背负右眼的「胎记」以及随之而来的嘲笑14年,如今她终于可以像一个正常的小姑娘一样生活,光明的不仅是眼睛,更是她的未来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「我是叶沙,叶沙的肝」,队伍中年纪最大的周斌,是广西桂林的司法所所长,也是球队中唯一会打球的。当他接受肝移植手术后,第一时间向叶沙和其父母敬了一个礼。他说:我不是一个人的生命,我还有叶沙的生命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「我是叶沙,叶沙的眼睛」,22岁的黄山是另一个眼角膜移植受者,长期不规律的工作时间和生活习惯,让他受困于因圆锥角膜问题而导致的视力急速恶化。现在,他已经决定将工作时间从夜班调至白班,为了保护这重生的眼睛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由于器官捐献过程中的「双盲原则」,捐赠人和受赠者之间互不认识,当叶沙的父母通过器官中心製作的影片,第一次看到这5个陌生人,那一刻好像儿子依旧闪耀在世间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这是叶沙和五个受助人一起讲述的故事,一份通过篮球所传递出的爱与奉献,就像负责此次活动的何一平主任所说的:「器官捐献,不是人类的天性,是教育的结果,要在死神旁边,抢救这个活下来的「礼物」(器官),给另一个将失去生命的人以生命。」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每一次捐献人的故事,受益人的故事都能够影响到很多人,希望这一次,也能以小爱带动大爱。毕竟,中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约有30万人,而每年器官移植数量的比例是30:1,仅约1万人能等来移植的机会。

一个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的少年,却留下了这样一支特殊的篮球队

一个人生命的结束,七个人如获重生,大爱在平凡人之中传递,生命的意义也超越存在本身,在延续中照亮这个世界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